安塞处置8名老矿工的会议《纪要》漏洞百出(转载)

edmin 矿机新闻 2022-01-15 08:31 16

摘要:  8月10日以来,全国96家网站爆出《安塞县原国营枣林煤矿8名老矿工诉说——转正43年没享受过一天待遇》一事,安塞民众天天刷屏;8月20日以来,安塞自媒体爆出...

  8月10日以来,全国96家网站爆出《安塞县原国营枣林煤矿8名老矿工诉说——转正43年没享受过一天待遇》一事,安塞民众天天刷屏;8月20日以来,安塞自媒体爆出《安塞县8名老矿工转正文件上现神秘“领导批示”》,社会舆论一片哗然。那么,安塞县为什么能稳坐钓鱼台呢?因为他们炮制出的《纪要》。

  2014年4月9日,安塞县就8名老矿工的问题,召开了县处理信fang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系会议,参加会议的有安塞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卫平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世勇、县公安局政委李泽斌、县人社局局长郝光斌、县经发局局长贾仲高、县信fang局局长高德飞、建华镇党委书记石仲武、平桥镇党委书记范征、镰刀湾党委书记延永宏、县信fang局接待室主任叶尚军。会议形成了《县级领导约fang会议纪要》(见图1)。

安塞处置8名老矿工的会议《纪要》漏洞百出(转载)

  按照《纪要》第5页(《纪要》共7页,文书上没有打页码)政法委书记李世勇的话说:“县信fang联席会议出了处理结果,这也就是信fang部门的最高处理机制”,那让我们看看这个“最高处理机制”(语病,结果不是机制)漏洞百出的《纪要》吧:

  一、人数上说不对

  《纪要》第2页第15行说:“我县报了176人《临时工、合同工改固定工名册》,其中枣林煤矿35人”,这是不对的。

  论据:1、塞革计字[72]175号即安塞县的《报告》、陕革计劳临发[72])080号即省里的《批复》明明白白写着安塞县“报来的临时工改固定工178人中,批准了李保英等126人”,不是176人;2、《批复》附表里枣林煤矿一栏显示批了45人,不是35人;3、安塞县革委会劳资改革领导小组1972年2月3日的《会议记录》中显示,枣林煤矿报了93人,不是35人。(见图2)

安塞处置8名老矿工的会议《纪要》漏洞百出(转载)

  二、程序上说不通

  《纪要》第2页第16、17行说:“陕西计委于1972年5月25日和延安计委于1972年6月3日作出批复”。

  论据:1、稍微有政府工作知识的人都知道,报告是由下往上呈送,最高级别一旦批复,下级只能贯彻不能更改。怎么省计委5月25日作出《批复》后延安计委领导6月3日竟然在省《批复》文件上再手工做批示?2、事实是,1972年4月14日,安塞县革命委员会计划委员会就全县178名临时工、轮换工转正问题向省、地计委作出书面报告,即塞革计字[72]175号。1972年5月25日,陕西省革命委员会计划委员会就安塞县178名临时工、轮换工转为固定工的报告做出《批复》,即陕革计劳临发[72])080号。省《批复》应该是最终的、最高的、最权威的文件。

  三、内容上不说实

  《纪要》第2页倒数第5行括号中说:“省计委批复没有具体转正名单”;第2页倒数第4、3行说:“井下采煤工除李保英以外,其余34人不改,张金贵等8人当时均为井下采煤工,所以不在转正范围。”

  论据:1、陕西省革委会计划委员会1972年5月25日的《批复》,即陕革计劳临发[72])080号文件指明:“批准李保英等126人改固定工,特此批复”,由此可见《批复》里面的《临时工、合同工改固定工名册》是批准改固定工的名册;2、省《批复》点名“批准李保英等126人改为固定工”,安塞县的解释是“井下采煤工除李保英以外,其余34人不改,张金贵等8人当时均为井下采煤工,所以不在转正范围”,何其荒诞;3、省《批复》内的《临时工、合同工改固定工名册》的总人数正好126人,枣林煤矿正好45人,足以证明这就是批准转固定工的名册;4、稍有工作知识的人都知道,上级给下级关于人事方面的《批复》必须附名册,难道批给下级一个总人数任由下级填写名字不成?

  三、名册上不说理

  《纪要》第2页倒数第2、1行第3页第1行说:“张金贵等8人提供的省档案局调取的《临时工、合同工改固定工名册》为县上上报省计委的名单,不是省计委最终批复的名单”。

  依据:1、稍有工作知识的人都知道,上级给下级关于人事方面的《批复》,里面的名单必须是批准的名单,不是下级上报的名单。难道省计委在178人中比准了126人,至于哪126人批准转正哪52人不予转正任由下级选择?2、省《批复》内的《临时工、合同工改固定工名册》的总人数正好126人,不是178人!这绝对可以证明这就是批准转固定工的名册。

  《纪要》第6页第11、12行说(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刘卫平的话):“由于信fang联席会议已经给予大家答复意见,本次接fang完以后,信fang部门不在(原文如此)受理和接fang。”多么霸道的官僚语言!——8名老矿工只能求助社会舆论和上级领导了。

  让我们应用安塞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刘卫平的话(《纪要》第5页第5行)来结尾吧:“要尊重历史,面对现实。”

  安塞县,要尊重历史,面对现实!

  2015年8月22日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